贝利亚之死一个毁誉参半的苏联重要人物一个“没有历史的人”

布尔加宁和二战中苏联最著名的军事将领,中央候补委员朱可夫元帅一起,开始组织清除贝利亚所需的武装力量。

怎样避开贝利亚的耳目,在通往莫斯科的要冲地带和城内集结起强大的武装部队,以对付贝利亚控制的秘密警察和内务部队可能发起的叛乱?

国防部长布尔加宁找了个非常合理的借口,他以参加夏季军事演习的名义,把贝利亚的最得力的手下——内务部军官、现任莫斯科军区司令阿尔杰米耶夫将军打发去了斯摩棱斯克。

6月26日,在克里姆林宫将召开部长会议主席团和中央委员会主席团联席会议,这是早就定好的事情。会议将由马林科夫主持,这也不会引起贝利亚丝毫怀疑。

当然,只有马林科夫、赫鲁晓夫、布尔加宁和朱可夫等少数几个人知道会上将会发生什么事。

赫鲁晓夫的方案是这样的,先由自己的亲信,克里姆林宫卫队长韦杰宁,秘密把由他儿子指挥的一个团从莫斯科郊区调入市区进入克里姆林宫,这部分人马将用来对付忠于贝利亚的卫队。

当贝利亚踏进克里姆林宫大门时,听令于伏罗希洛夫元帅的莫斯科军事院校就将进入战斗状态。同时,几个现役师的布尔加宁嫡系部队将开进首都。

然后,将由国防部长布尔加宁下令,以军事演习需要的名义,为内务部队里的每一名军官配一名正规部队的军官,一旦拿下贝利亚,即由军队接管内务部。

朱可夫的支持也是至关重要的,在他授意下,赫鲁晓夫通过克里姆林宫内线电话,与莫斯科军区空房司令莫斯卡连科将军通了一通电话。

赫:你怎么忘了,你忘了在前线时的这种称呼(指手枪)?布尔加宁将在总参谋部大院里等你们,得抓紧时间啊!

很快,莫斯卡连科就找到了赫鲁晓夫需要的人:空防部队副司令巴基茨基、参谋长巴克索夫、军区政治部主任祖布、参谋尤费列夫。

他们乘坐一辆黑色吉斯轿车出发,踏上了比战场更危险十倍的前往克里姆林宫的道路。一旦成功,他们的名字将与一起重大的历史事件联系在一起。一旦失败,他们的脑袋将被贝利亚揪下来当球踢。

然而在见到朱可夫之前,这些军人并不确定他们要去逮捕的是谁。26日下午,布尔加宁将他们带进政府大厦,参加联席会议的人都在一号办公室,他们被带到了秘书办公室,在这里他们见到了朱可夫。

赫鲁晓夫走进来对莫斯卡连科说:你们要抓的是一名主席团成员,他身上可能带有武器。你们走到他身边,要你们抓捕的时候就把他抓起来。

赫鲁晓夫回答:不行,必须留下活口以备审讯。不能使用武器。大家暂时留在这里,你们一听到两声长铃,就立刻进入我们的会场,不要理会秘书,不要注意任何人。

贝利亚进入会场的时候,其他人大多都坐好了。赫鲁晓夫坐在主席的位置上,右边是马林科夫,左边是布尔加宁。贝利亚大大咧咧在伏罗希洛夫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问道:今天的议程是什么?

大约15分钟过后,随着两声电铃声,朱科夫元帅和其他军人打开了门,没有理会站起身来的秘书,站在了布尔加宁身后。

马林科夫正好念完了他的报告:正如你们现在所看到的,贝利亚不仅是个内部的敌人,而且他还有着国际背景,提议立即将他逮捕,交给这些同志。

马林科夫接着建议举手表决,所有人都举起了手,只有贝利亚呆坐在那里,拿着铅笔在纸上写着什么。

他被摘下眼镜,押到克里姆林宫的一个单人房间,朱可夫随即告辞,剩下的任务落在了莫斯卡连科身上。

随后,几位军人分乘两辆汽车,把贝利亚押送到了莫斯科军区禁闭室,由巴基茨基任看守队长,数名军官昼夜值班看守。

当天晚上,布尔加宁就下令解除了正在斯摩棱斯克参加演习的阿尔杰米耶夫的职务。

与此同时,赫鲁晓夫和布尔加宁还采取了一些防范措施,从海军边防部队增调一个营的兵力,负责保卫克里姆林宫。原有的警卫人员都被更换一空,内务部大楼也被军队包围起来。

布尔加宁打电话给驻东德苏军集群总司令格连齐克,要他把贝利亚安插在那里的特别联络员立即逮捕,并用军用飞机送回莫斯科,以确保驻外苏联军队的稳定。

贝利亚被捕后,担心的可能发生的叛乱并没有出现,他领导的秘密警察和内务部队风平浪静,内务部的几十位重要官员,和他的内务部队的一些亲信接二连三被逮捕,贝利亚经营多年的王国未作任何抵抗就冰消瓦解了。

也许只有赫鲁晓夫在决定逮捕贝利亚时作出的敌我力量对比判断是大致正确的。即使秘密警察和内务部队叛乱,在布尔加宁和朱可夫介入后,也不过是在正规武装部队面前自取其辱。

贝利亚把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了马林科夫身上,他给马林科夫写了两封信,但都被送到了赫鲁晓夫的办公桌上。

7月10日,塔斯社奉命播发了贝利亚已被解除职务和开除出党,并将案件提交苏联最高法院审理的消息。

对贝利亚的审判是秘密进行的,审判会从12月18日至23日,在莫斯科军区司令部大楼一楼进行,持续了六天时间。武装部队出动了几个师的兵力,把大楼围得水泄不通,以防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

由于是秘密审判,许多情节只能依据审判员和证人后来的回忆。据说,审讯刚开始时,贝利亚还很狂妄。但在宣判死刑后,他一下子垮了,当得知立即就要被处死时,贝利亚完全失去了控制,他痛哭流涕,乞求宽恕,但法庭驳回了他的请求。

行刑时间在1953年12月23日,地点就在莫斯科军区司令部羁押贝利亚的那间小屋里。

贝利亚过高地估计了内务部的实力,其实质不过是靠斯大林的余威,所以当斯大林撒手人寰后,贝利亚很快陨落。

虽然贝利亚被打倒后,过去所做的一切多被否定,又由于他长期从事秘密工作,贝利亚这个重要人物,成了苏联历史上一个“没有历史的人”。

但不可否认的是,贝利亚为人精明,智力超群,他从事肃反和情报部门的工作表现出色,在卫国战争期间为苏联政治和经济方面作出的贡献也算可圈可点。

斯大林指定他负责了许多重大任务,包括苏联的项目,莫斯科新的空防系统,这都是极其重要的项目。在贝利亚运作下,苏联在四年内就完成了核武器的设计、制造和试验,比原定计划提前了一年,他也因此表现受到高度肯定。

曾与他在项目中亲密合作的尤利·哈尔顿院士,高度赞赏贝里亚的组织能力和管理能力。多年后,他写道:“这个人,在苏联的现代史中,是邪恶的化身。但同时,他又拥有巨大的活力和高度的效率,不可能不承认他的才智、意志力和坚定性,他是一位一流的管理者,对每一项工作做出正确的决断,完成好每一项工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